归属自然

战胜自己

 

我的世界

印尼的SiBolang

贝壳探索营

归属自然

非洲的自然智慧

战胜自己

效果与安全

教练培训体系

男孩的需要

大航海营

勇者的秘密乐园

发现内在的自然

 

 

 

能让我们体会真实的是不完美的事情

在这里记录的是3个青年朋友带着5个少年朋友进了一个52公里长的山洞,在里面的一个有天窗的位置一起生活了9天。在他们出来的那一天,从他们的脸上能看得出来:虽然部分少年朋友身体的协调能力还是有困难,但从心理来说,他们经历了的事情不仅让他们很累,同时也让他们对各种难以接受的困难和危险有了平静甚至无所谓的心态,什么都能接受。

米在虚拟世界但想逃出来,这需要在尽可能真实的环境中可战胜自己的机会。拒绝接受人为教育的青年需要一个比父母和老师更大的权威,也就是让他们通过小灾难去面对自然背后的力量。只要面对的危机是真实的,他们发挥的责任感也就会是真实的。不是教练要面对学者,而是前行着要陪伴和保护其他人,共同去克服来自自然的挑战。

活动介绍:

广西凤山的地下长廊是一个总长度52多公里的山洞。整洞道的空间非常大,洞道行程了天坑和上下层的复杂网络。6、7月份的时候,上层里的梯田都装满水。下层除了旱季之外有地下河。上层唯一的危险是这些通往下层的、深度60米的无底洞。自己目前还在发现过程中,一边想带着几个12至16岁的喜欢探险的男孩,与他们分享这个经历,一边画出给后人使用的洞图。在洞里一个天坑过夜的时候,可以一起编写一个洞里的小故事,第二天把它拍成微电影。

虽然人太多会引造热闹疯狂而麻木和危险,但单独一个人进山洞的话,感觉也会被身体的保护功能而减少,让人只感到维持生命所需要的事情,却感觉不到山洞的美妙。四个人进去是最理想的。

本项目不仅不会给你安排一个完美的旅程,我们教练也是不完美的青年人。自己都在寻找解脱虚拟引诱的路,同时还想带领和帮助同路的朋友们,把本网站作为自己的指导。

牙韩辉的自我介绍:

我很喜欢野外,小时候在山里长大,对野外的生活有些经验。我很喜欢像成龙的电影那样,让自己进入麻烦,然后看怎么逃脱。这就是故意尝试做些不太可能做到的事情。比如说,从泥坑上面的树爬过去,又很有可能掉下来。我也喜欢在黑暗的山洞里去战胜自己的恐惧。走几个小时的小山路,进入原始森林,寻找一些好吃的香菇的时候,目的并不重要,重要是在过程中经历到的那些挑战。

我发现我的小学老师(现在的朋友)做的、在本网站里介绍的很多做法跟我想的是一样的,所以我这几年经常跟着他一起去尝试。最近我跟他学玩帆船,在东山练了一个半月。虽然差一点玩腻了,但后来我才发现:那里的6到7级的大风和两米的浪才是最刺激、最好玩的。最近,我也就开始在朋友的野外探索营和在海边的帆船营作了教练。如果你或者你的孩子也是这么想的,欢迎加入我的生活。我叫牙韩辉,19岁,联系方式在下面。

你最好是8岁到15岁的男孩,因为这个年龄的男孩在家里玩网络游戏,跟我一样需要一个逃脱的机会。

本项目的四个创始人教练和他们曾静的小学老师和启发者一起合影。

如何走第一步:

对城市人来说,随时进入自然、感受自然是非常地难,要达到很多种条件才可以。实际上,达到了之后还会加难。本来,进入自然、感受自然来自各种生活所迫。只是,城市人已经成功地消除了这些现实或所迫,是用钱让别人来帮解决这些与自然打交道、维持生命的事情。所以城市人才接触不到甚至找不回来人体与自然一体的现实。

如果一个城市人真正想进入自然、感受自然,不仅去看和消费自然,他就需要先消除那些不让他接触现实的因素,需要先失去已经达到的条件,才能随时面对自然所带来的挑战。这样之后,我们就会进入各种真实的自然经历。可这怎么做到呢?

第一步是减少我们所吸收的信息,包括短视频等,因为是这些信息才夺取了我们的行动力。第二步是减少我们可花的钱,因为是这些钱要我们对得起它,要我们达到什么,不要我们接受自然的现实。是钱才把我们从自然挑战拉出来。第三步是减少对“自然体验要是怎么样子的”这种想象,因为是这种想象才不让我们跟着自己的感觉走,才不让我们直接地进入自然环境的各种元素。做到了这些之后,留下的都是自然而然的所迫。

 

在这里介绍的活动不属于本网站。
牙韩辉教练的手机号: 182 7781 0474

 
 

总网站: www.guishuziran.com

本网站的项目不属于本网站。本网站仅仅帮你做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