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属自然

男孩的需要

 

我的世界

印尼的SiBolang

贝壳探索营

归属自然

非洲的自然智慧

战胜自己

效果与安全

教练培训体系

男孩的需要

大航海营

勇者的秘密乐园

发现内在的自然

 

 

 

进入山洞、水等元素:

男孩会寻找各种冒险,是因为男孩需要通过自我考验去感受自己的存在。只通过重复的考验出来的勇气才会带来男人的存在感和一些不一般的能力。寻找冒险的男孩也就是在寻找超越物质享受、这种精神。反过来,身体没有面对过冒险和考验的男孩也无法成为一个英雄,甚至无法有心理成长。如果我们不允许男孩在野外去搞,他们就会找别的获得感受的办法,比如去吸毒。

女孩为了被接受就进有可能不突出。男孩为了弄清楚自己的角色会表现自己的特点,或者挑战别人,不怕失去。为了特点和理想失去自己的机会也好,但一定要尝试。关系这事对他们来说是无所谓的。如果不让他们这样,男孩反而会失去自己的兴趣和动力,或者反对我们和欺负弱者。

基本上所有的让男孩放弃暴力的手段都失败了,因为不让男孩具有男人的特点就等于否认他是个男人。所以唯一有用的做法是,给男孩一个感受自己厉害的机会,不过不是乱来的,而是为了某精神或理想。我们不必仅此他们,只要给他们去战斗的需求一个合理的意义就行。这也更符合他们想成为英雄、愿意为了什么受伤的心理。只有失去了“为他人”这种精神追求的战斗才是暴力。

想象出来也好,但男孩需要有任务,比如像特警会有的那种任务。对男人来说,未来的目标和行动很重要。女人更觉得现状很重要。所以,问一个男孩“要不去欣赏今天的天气”不会有结果。但问他“要不去探险那个山洞,看最深的终点到底有什么秘密”会启发他们的探索精神。可引导者一定要是他,否则他还要带自己的其他玩具才行。如果他开始吹牛,不要紧。我们笑他才是彻底破坏了他健康的动力。

现代的男孩不再愿望野外冒险,是因为现代的社会不接受男孩的特点,而且网络游戏给了一个替代。再也不进入野外,现代的男孩也就无法受到自然才能给我们的生命力。年轻的时候没有从自然中接受到足够的生命力,未来长大了的男人也就没有了各种抗拒的力量,甚至也没有了接受到精神的能力。还有:不能通过野外的经历去净化自己本能的人,他们心里的追求还会发挥得越来越低级。关于自然的知识无效,只有与自然发生的事情才能让人发现自己内在的自然。

女人往往会觉得“我的身体,这就是我”,而男人更容易觉得“我有一个身体,一种可利用的工具”。男孩需要学会接受失败、接受自己的错误、下次再来的能力,而这是在体育中特别好学的。所以,体育也特别能解决男孩有暴力的问题。最有效的是有原则和文化的功夫(身体与身体的接触)。比较内向的男孩可以不面对对手,而是跟队友面对自然挑战(比如帆船)。

网络游戏对男孩成长的影响,大家都看得到。他们为什么上瘾的原因是:网络游戏的设计者比我们更了解男孩的需求,包括比武、冒险、成为英雄、有地位、控制某技术、加入联邦或帮派等,还有精神成长(升级)。只要我们允许他们在自然界中去追求这些,网络游戏的吸引力再也不是那么绝对的。

9、10岁发现自己独立性的时候,男孩渴望跨过这种孤单,成立帮派或成为兄弟,与兄弟共同经历各种秘密的冒险。团结带来力量。在小的时候能互相信赖甚至互相救命的男孩,在长大了之后也会成为永久可靠、有责任感的伙伴。没有感受过这种满足的话,他就容易进入崇拜主义或排斥外来群体。帮派的力量比教育的力量大得多。如果男孩的帮派能有精神涵义,那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造出某技术的爱好,那是唯一的男孩还能比得过女孩的社会领域。男孩容易躲在这个没有生命力的领域里。但如果想弥补男孩喜欢技术的特点,他们就会完全失去自己的动力。我们可以让他们去弄一些为生命服务的技术,比如说消防等技术。他们小时候的玩耍将会成为学习和工作。在玩耍的时候,能替东西或替人感受的他们,在长大了之后也会超越自己。

男孩不想要勉强达到的(假)和谐,而是想要一个真实的、用上自己认识的伙伴,一个看上每一个人特点的权威。给他们的任务也如此:人为(假)造的挑战只会让他们觉得自己在面对着我们,是跟我们作对。不如我们去找一些自然,所以真实的挑战或障碍,跟他们一起去克服,使得我们会成为他们的支持者和朋友。人为造的挑战只能让他们不配合,而真实的挑战能让他们有责任感,让他们与我们共同去克服这个谁都无法取消的“灾难”。

 

照片记录着蒙志合的经历。
文字部分是他接受了Michael Birnthaler写的《Echte Kerle》的启发。

 
 

总网站: www.guishuziran.com

本网站的项目不属于本网站。本网站仅仅帮你做介绍。